A股出清步伐显著加快 畅通主动退市渠道该如何发力?
发布日期:2024-05-03 02:29    点击次数:76

  退市是A股市场长期讨论的话题。一方面,有投资者拿出成熟市场退市率数据,发出“A股退市率不高”的声音;另一方面,监管部门持续完善退市规则,在深化常态化退市机制的基础上力促“应退尽退”,退市企业数年年创新高。这“感受温差”的背后,是退市企业类型的差异——A股市场主动退市企业数量太少。

  当前监管部门正在研究优化退市指标,完善吸收合并等多元退出政策规定,推动企业主动退市。申万宏源研究所政策研究室主任、首席研究员龚芳认为,在推动退市常态化发展的基础上,未来有望出台与上市标准相呼应的不同板块的退市标准,主动退市相关的制度安排将更加完善,与退市相关的投资者保护安排,如示范判决机制和先行赔付制度将进一步推广和细化。

  优胜劣汰

  市场生态加速形成

  过往多年,退市改革经历了几轮改革,从退市法律制度基本框架的初步确立,到借鉴成熟经验先行先试、有方向性地探索,再到2020年底“退市新规”的出台,建立起一套涵盖财务指标类、交易指标类、规范运作类、重大违法类的强制退市指标体系和主动退市的机制安排,退市企业数量呈现逐年上升趋势。

  2019年至2023年5年间,国内A股退市企业数量分别为10家、16家、22家、43家、46家,步入“退市常态化”时代,资本市场优胜劣汰的新格局正在加快形成。尤其是退市新规改革以来的3年多时间里,沪深两市共有129家公司退市,其中106家强制退市,强制退市公司数量是改革前10年数量的近3倍。

  具体来看,106家强制退市企业中,财务类退市数量较多。但是,自去年以来,面值退市和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数量增多,去年面值退市的数量接近全部退市公司的一半,8家公司因达到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标准进入退市程序。2024年以来,已经锁定退市的7家公司中,4家触及面值退市指标,*ST华仪、*ST新海同时触及面值退市指标和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指标,*ST博天则因财务造假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指标。

  可以看出,目前退市主流集中在三方面,一是面值退企业明显增多,多家企业在停牌前都经历了连续跌停,投资者“用脚投票”的趋势明显。二是财务类退市数量较多,主要是由于公司财务状况不佳,违反了上市公司财务信息披露规定,包括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、主营业务收入低于1亿元且净利润为负,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被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或者“否定意见”等情况,企业自身或多或少存在经营不善、会计准则不规范、公司治理不规范等问题。三是部分企业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指标,监管部门持续加大对财务造假公司的出清力度。

  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刘春生表示,多元化退市指标力促退市常态化,A股市场出清步伐正在显著加快,退市机制正在逐渐发挥作用,市场优胜劣汰功能进一步显现,此前的上市公司为避免退市而进行的“保壳”类行为也得到监管重点关注,进一步保障了市场投资者的权益。

  主动退市

  是成熟市场主流

  和上述三类退市主流相比,A股的主动退市、市场化退市仍明显不足。截至2023年底,A股共56家公司主动退市,占比约为3%,真正由股东大会决议申请退市的仅4例,占比约为2%。

  这一数据和成熟市场相比稍显单薄。整体来看,境外成熟资本市场常以自愿退市为主,据统计,截至2022年底,纽交所退市企业中申请主动退市的公司占比近九成,远远高于强制退市比例;纳斯达克交易所中自愿退市意愿略低,但占比也达到64%,几近强制退市企业的两倍。这些公司退市是公司自身战略考量,主动作出的市场化选择。A股强制退市的公司不少,但重组退市、主动退市案例大幅度少于境外市场。

  当前,监管部门正在研究优化退市指标,完善吸收合并等多元退出政策规定,推动企业主动退市。

  以美国市场为镜,或许能给A股退市制度完善提供参考。华泰证券研究所策略首席王以表示,美国主动退市比例较高有三方面原因:

  一是美国维持上市的成本较高。上市公司在享受注册制下融资便利的同时,也需承担相应的义务,尤其是需要公开披露信息、并在公司治理方面投入较大精力以满足持续上市要求。

  二是美国成熟、大规模的并购交易为企业并购退市营造了便利环境。美国活跃的并购交易为上市公司退市提供了便利,因此并购成为美股退市最主要的方式,2000年—2021年间,美股因并购退市的公司数量达5670家,在所有退市企业中占比近六成。

  三是灵活转板机制支撑退市去向的多元化,且场外交易市场仍有较高的流动性。上市企业自交易所退市后,可选择降板或是转入场外交易柜台市场,美国场外市场流动性相对较好,活跃的场外交易市场为退市企业提供了较好的继续交易及融资机会。

  王以建议,要增加主动退市比例,需要完善转板机制,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作用。健全场外市场交易制度,提升场外市场的交易活跃度,保障退市企业投资者的正常交易。进一步畅通交易所内部的升降级转板通道、加强A股市场与新三板及股交中心等市场的转板衔接,当企业出现经营恶化、流动性缺失等问题面临强制退市时,或基于上市成本与收益的考量选择主动退市时,可以自主选择转入较低层次的市场进行交易,不再“一刀切”地转入退市板块。

  另外,还需要根据板块特点与企业类型差异化制定并购重组的配套措施。丰富融资方式,鼓励各类投资主体通过设立并购基金等形式参与兼并重组。鼓励企业采用多元化并购交易,推动集中度较低的行业企业通过横向并购发挥规模效应,支持具备实力的企业以跨境并购的方式“走出去”。

  健全退市制度

  配套保障体系

  在坚持“应退尽退”的同时,还需做到“退得稳”,尽量减少退市带给市场和投资者的冲击,持续优化退市相关投资者保护机制。

  “尤其是主动退市、市场化退市的投资者保护配套机制还需进一步完善。”开源证券研究所所长孙金钜表示,应健全证券罚没款“赔先罚后”机制,进一步推动民事赔偿责任优先原则得到有效落实;逐步探索废止证券集体诉讼的前置程序,全面提升证券纠纷多元化解的制度化、规范化水平;压实监管机构监督责任、上市公司主体责任和中介机构把关责任。

  王以认为,应持续完善代表人诉讼机制。建议证监会和行业协会形成合力,设置国家、民间共同管理的投资者保护机构;建立激励奖惩机制,从胜诉赔偿金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奖励;建立监督制约机制,并制定适当的业绩考评及激励措施,防止代表人出现怠于起诉等侵害投资者的行为。此外,畅通诉讼外维权渠道,丰富投资者损害救济途径。